织造与聚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越到艰难的时候,越需要上下游的通力合作!

织造与聚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越到艰难的时候,越需要上下游的通力合作!

4月初,因为产油国之间重启关于减产的谈判,国际油价大幅回暖,聚酯产品的价格也从底部开始向上反弹(www.yzba.cn)。近期又传出了产油国减产谈判的消息,原料价格开始“蹦极”,在这样的行情下,织造企业什么时候买原料、买多少原料就成了一个让人非常纠结的问题了。

同样的,在这波行情中,同样陷入纠结中的还有聚酯工厂,在巨大的库存压力下,该制定怎样的经营策略同样也是一个值得令人深思的过程。

库存,织造与聚酯的痛

2019年,无论是织造企业还是聚酯工厂的日子都不好过,中美贸易摩擦与喷水织机转移导致的产能过剩,导致整个织造市场上充斥着大量常规产品的坯布,织造企业生产出来的布卖不掉,对生产的积极性降低,反过来影响到了聚酯工厂,最终导致聚酯工厂与织造企业库存齐齐上涨。

2020年开年以后,受新冠疫情影响,织造企业开工延迟,聚酯工厂先积累了大量库存,当织造企业逐渐复工之后,国外疫情又开始爆发,织造企业也重新进入了累库存的周期。

具体来看:

聚酯工厂库存方面,从中国绸都网统计数据来看,现如今聚酯市场整体库存集中在32-43天;具体产品方面,其中POY库存至26-33天,FDY库存至27-34天附近,而DTY库存则至32-43天左右。

坯布库存方面,目前盛泽地区坯布织造库存为41-42天左右,市场订单并未好转,未来仍有继续上升趋势。

库存问题,实际还是需求问题

聚酯工厂与织造企业的库存问题,归根结底还是终端需求问题。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12日早6时52分,全球新冠肺炎确诊病例逾177万例,累计死亡逾10万例。其中,美国确诊病例近53万,死亡逾2万例,成为全球死亡病例最多的国家,全美50个州都进入重大灾难状态。

2019年,我国纺织品服装出口额为2715亿美元,当外贸行情受疫情影响而受阻以后,纺织行业必然会遭遇比2019年更为严重的产能过剩问题。

织造与聚酯企业的心理

聚酯工厂与织造企业的关系实际并不和谐,小编印象比较深的是2018年第三季度,因为PX、PTA涤纶长丝全线大幅飙涨,PTA现货时甚至报价高达10000元/吨。而这种涨价幅度对织造企业来说也是难以承受的,可能刚刚接了一个新订单,原料一涨价,订单就从赚钱变成了亏损,因此,不少织造集群纷纷发出了联合停产倡议书,来抵制这样大幅的涨价行为。

但实际上,聚酯工厂和织造企业是一荣俱荣,一损皆损的关系。2018年的那轮行情过后,极大地透支了织造企业的元气,这也是导致2019年的纺织业“寒冬”的原因之一。

而在“寒冬”之中,不仅是织造企业经营艰难,当织造企业迫于库存压力开始降低负荷,减少原料购买量的时候,聚酯原料也很快陷入了一个降价、累库存的周期。

回到现在的这波行情中,受国外疫情影响,织造企业接不到足够的订单,坯布库存不减反增,未来非常有可能会继续降低织机的开机率,但面对涨价的原料,陷于了买原料与不买原料的纠结中;

聚酯工厂受到天量库存影响,一方面想要降低库存,另一方面也想要趁机涨价获得更高的利润。

从各自的角度来看,这些想法都无可厚非,但从更上一层的维度来看,织造企业和聚酯工厂实际上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现在市场上订单不足,织造企业的生存原本就非常艰难,如果这个时候一下子被原料抽干了流动资金,未来或许就只能减产甚至停产,而聚酯工厂虽然能趁着这波行情去掉一部分库存,但现在去掉的这部分在前期积累的天量库存面前只能算杯水车薪,如何保持“细水长流”才是真正的重点。但现在,织造企业和聚酯工厂之间陷入了一个非典型的囚徒困境中。

囚徒困境

两个共谋犯罪的人被关入监狱,不能互相沟通情况。如果两个人都不揭发对方,则由于证据不确定,每个人都坐牢一年;若一人揭发,而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因为立功而立即获释,沉默者因不合作而入狱十年;若互相揭发,则因证据确凿,二者都判刑八年。由于囚徒无法信任对方,因此倾向于互相揭发,而不是同守沉默。

而现在的情况是,织造企业和聚酯工厂一直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方式,最终得到了一个对双方相对有利的结果,这样的结果虽然不算好,但也算不上最坏。

但是现在的环境发生了变化,在全球疫情造成的风暴中,这种“各自为战”的模式可能已经没法再使一部分企业很好地生存下去,是时候该考虑换一种方式了……

自然界中也有许多类似的例子:牙签鸟为鳄鱼挑牙,鳄鱼保护它;啄木鸟为大树捉害虫,大树给它们提供栖息地……

按照达尔文主义的观点,这种互利互惠的相处模式并不是天生的,而是因为不这样做的种族可能在某一场危机中没法生存下来,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对于如今的纺织产业链来说,同样也正在遭受关系到生死存亡的危机,需要产业链上下游同心协力应对。

如今的疫情是危机,但同时也是契机!如果聚酯工厂和织造企业能够在疫情发展过程中建立起一套对双方都有利的购销模式,那当疫情过去以后,这套互利共生的模式必然会对双方的恢复及发展起到非常好的促进作用。

主营产品:珍珠岩,珍珠岩面,珍珠岩颗粒,憎水性珍珠岩,水泥珍珠岩